柠池鱼

贱虫/盾铁/锤基/绿红

存一个脑洞




涉及有死侍x加菲虫 狼1未毁容贱贱x荷兰虫

1.蜘蛛兄弟同用蜘蛛侠身份以及在外Peter Parker的名字,加菲虫总裁身份,和死侍在作为全职(误)spider man的时候相识。目前只在弟弟没空的时候出工

2.没骨科情节...纯粹想满足一下两只贱贱的感觉

3.狼1贱贱设定在被缝住嘴,被剃了头(。)的时候跨越时空掉进了这个世界。后期头发和嘴都会好的(喂

4.狼1的贱贱可能会有大量私设

5.可能会有车(划掉


【贱虫】Mercenary's Bodyguard (4)


    码完这篇肝都要爆了【

    肯定有很多人以为我弃文了,实际上我只是懒【不

    这篇的主要基调就是甜甜甜,以及用辣鸡的文笔讲一讲两个人互相动心的过程





    peter的指腹一遍遍抚过透明的酒杯,透过不甚明亮的光,杯壁上倒映出wade扭曲的面容。他很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只能让暗暗的叹息融化在无尽的沉默中。

    眼尖地瞥到一个黑色的身影闪过隐蔽的酒吧后门,wade弓腰从座位上掠起,沿着自己计划上几十次的路线追寻过去。出乎他意料的是,男孩看似大部分时间都在靠一杯果汁消磨时间,此时却紧紧地贴在他的身后奔跑,速度丝毫不逊于他。

    还不错。

    wade收回对peter的注意,脚下发力,在面前矮小的男人还未设防时狠狠踹在他膝盖上。男人吃痛跪下,下一秒嘴被死死捂住。不顾男人疯狂的反抗,wade轻松地拖着他,用脚勾开后门,将那可怜的男人往门外一甩。他扶着门,用一如既往轻佻放荡的语气道:“嘿,baby boy,剩下的人就交给你了?哥要去干点小孩子不能看的事——”

    迟迟才意识到同伴消失的大块头正转头望向这里。peter抿了抿唇,低声道:“wade,听着,这是个规则。”男孩并不善于说谎,但还是坚持干巴巴地说了下去,“不许杀人,好吗?”

    回应他的是大门被用力关上的声音,peter甚至不确定wade是否听到了他说的话。更何况,让一个为财卖命的雇佣兵停止杀人,恐怕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是异想天开。

    身后已经穿来杂乱无章的脚步声。peter转了转手腕,表情凝重。任务已经开始了,不是吗?

    “告诉我,Ajax在哪儿?”wade重重的一拳打在男人脸上。

    “我不知道。”男人艰难地靠在一个破旧的垃圾桶旁,“我真的不知道。”

    面罩遮住了wade大部分脸,仅露出一双毫无感情的眸子,男人双手抱住头,不禁打了个寒噤。

    “哇哦,看来哥得做点什么让我们的小萝卜头回想回想了。”wade熟练地掏出手枪,慢慢地拉开枪栓,金属弹壳掉落的清脆响声在深夜中格外突兀。

    男人涨红了脸,张大了嘴想要呼号,声音却像被卡在了喉咙,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洞洞的枪口离自己越来越近。

    比起peter平时训练时对打的对象,这些人毫无配合的攻击显得不堪一击。peter轻松地解决了他们,甚至没怎么动用蜘蛛力量。他长吐出一口气,正打算从地上半昏半醒的人口中盘问上几句。

    枪声在压抑的夜里响起。

    peter迅速地拉开门冲了出去,意料之中的场景。

    高大的男人将枪口贴在脸侧,陶醉地深吸了一口气。地上的人被wade遮住大半,不知生死。

    peter盯着地面,死死地咬着嘴唇,即使脱下了制服,他也不能允许凶案在眼前发生——他明明能阻止这一切的,对吗?一时间负罪感和无力感淹没了他。

    他像是被钉在原地一般,看着wade收起了枪,看着他几个纵跃后消失在了屋檐后。

    正当他伫立在忽闪的破旧街灯下不知所措的时候,大部分埋没在阴影里的“已死”男人倏地痛呼着坐了起来——脸上一道长长的血痕尤为刺眼。

    弹头紧贴着他的脸没入围墙,自认为必死的男人在高度的紧张中晕了过去。peter几乎是在瞬间还原了当时的场景。他不知道内心的感觉该用什么词语来描述,也许是欣喜。

    “Fuck!”

    wade·明明没做不好的事·莫名其妙地跑了·wilson狠狠地扯下面罩,让自己陷在并不柔软的沙发里。

    不知道为什么,感受到男孩在他身后时,他百分百能想象出男孩认为他杀人后露出的那种目光,而他也根本不想去做任何解释,“嘿哥是个善良的雇佣兵哥从不杀人小peter你居然这么不相信哥吗嘤嘤嘤哥需要一个抱抱来缓解小peter带来的伤痛——”

    太蠢了,而且wade明白自己,不可能,绝不可能去做一个超级英雄,就像自己被推进基地时的充满蜜意的宣传海报上写的:让你体验超级英雄的滋味。

    wade烦躁地打开电视机,他并不想看电视,只是想找些别的事做来让这些乱七八糟纠缠着他的东西滚出他的大脑。

    果不其然,可能有两万多年没打开过的电视一片雪花,wade习以为常地大力拍打着它。终于,女主播温柔的声音响起:“——纽约的新宠儿——蜘蛛侠——”

    wade确定自己的耳朵没有出问题,不不,当然不是指女主播口中的蜘蛛侠,初来纽约的他也听过spier man的大名。他好像在模糊不清的电视声音中听到了敲打玻璃的声音?

    这看起来像是某种三流恐怖片的开场。wade沿着声源来到卧室。

    哇哦,猜猜他看到了什么,一个还冒着热气的墨西哥鸡肉卷,在窗口,wade感觉到好久不见的饥饿感围绕着他,于是他快快乐乐地冲过去大口咬了起来。什么?你说可能会有毒,拜托,哥又不会死。

    一张不起眼的小纸条飘落在地上,wade一遍啃着他最爱的鸡肉卷一遍凑近了去看。

    谢谢你。

    好吧,wade觉得他大概知道是谁送来的了。他当然不会承认那一瞬间心颤的感觉,好像有个人真真正正地去凝视过他,关心过他。被开到最大声的电视还在顽强不息地说着“今日——蜘蛛侠——”

    男孩清秀的脸庞浮现在wade的脑海里。

    peter·并不知道已经被某人惦记上·parker勉勉强强完成了夜寻,精疲力尽地趴在桌子上。

    没错,介于复仇者每次行动各位成员都懒得写结报,于是一直想改变现状的tony打算先从小蜘蛛开刀。

    所以即使累到快睡着的peter依然忠心耿耿地守在电脑前打着日报。简短地总结了一下今天,peter犹豫了半天,还是加上了几句话。

    “目前看来,我们并不应该把wade wlison作为完全的敌对方面,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寻求合作机会。”

    上帝啊——说这句话peter自己也感到一阵心虚,可不知为何,一种莫名的信任感让他将这封邮件发了出去。直到看到成功接收的绿色标记,他才快速地合上电脑,躺上了床。

    至于年轻的蜘蛛侠今天梦中一直是一个满脸伤疤的男人这件事,还是不说为好。









【贱虫】Mercenary's Bodyguard (3)

1.这篇我改了好长时间,好怕ooc,虽然最后成果还是(。

2.这篇设定是双盲,小蜘蛛不知道wade有自愈能力,贱贱也不知道peter是小蜘蛛,只以为他是个小特工。




    明亮的灯光映照着疯狂的男男女女,他们在舞池中扭动着身躯,不在乎也不想在乎自己拥着的是谁,在狂欢后隐隐露出了颓败的衣角。

    “汽水?或者不含酒精的儿童饮料……”wade用手指不缓不急地扣打着吧台,“拜托,伙计们,你们总该有些这种东西。”他忽视酒保们讥笑和好奇的目光,端着一杯果汁坐到了一个黑暗的角落。在时常变换的灯光下,peter青涩的脸显得格格不入,而显而易见,男孩有些不知所措。

    wade无声地将果汁放在peter面前,男孩立刻收回迷茫四散的眼神:“他来了吗?”

    “还没有。”wade让自己以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座椅上,有些不习惯地扯扯紧贴着身体的衣服。

    “wade……”peter望着他的动作,欲言又止,“我们本来可以有更多时间来准备的。”

    “你是说哥身上这件衣服?”

    好吧,让我们把镜头切回到下午三点,当peter咬着铅笔,在纸上涂涂画画的时候,wade已经从一堆废料中扒拉出他的“制服”。peter实在不想承认那件连帽衫上缝上了一块蒙面布的东西是一套制服,但是那时候他的图纸才初具雏形,而不巧的是,来自未知线人的电话刚好响起,于是他们现在只能坐在这里大眼瞪小眼。


    “……也许。”peter无意识地用手摩擦着杯柄,“如果,我是说如果……那些人问起你是谁,wade,你会怎么回答?”

    舞会的气氛登上了最高潮,灯光如昼,也照亮了他们这个小小的,黑暗的角落。wade能清晰地看到男孩脸上的绒毛以及盯着他看的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他僵硬地转过头去,却意外地看到了那块破旧发黄的板子,以及,高居榜首自己的名字。

    “Huh,deadpool?”wade把视线转向更远的地方,尽量不去看男孩皱着眉头抿了一口果汁的紧张姿态。

    “Or,captain deadpool?”在peter将脸皱成一团后wade迅速改口,“Just,deadpool.”

    peter还没从带着辣味的果汁中回味过来,他轻声念了几下这个陌生的甚至不像是个名字的名字。随着wade的目光,他也看到了高悬在吧台上的木板。

    “那是个愚蠢的游戏,好吧,哥该和你讲这些吗?死亡,金钱,大不了就是这些东西。哥本来是很多人的受注对象,但是现在他们的裤子都要输出去了,哈,你猜因为什么?”wade下意识地摸了摸腰包里的匕首,将身体靠近桌子,“哥不会死。”

    【蠢货,你把自己的底牌太早暴露出去了。】

   (你会被抓到实验室关起来的,他们会提取你的血清,制造一百个wade,哈。)

    wade烦躁地皱眉,在眼前这个年轻的男孩身上,他好像失去了一切防备心理,这不像他。

    当他终于让脑子里嘈杂的声音安静下来,他发现peter早已放下了手上的杯子,用一种他从未见过的眼神注视着他。

    “wade,你当然不会死。”男孩用斩钉截铁的声音说,深色的眸子显得格外坚毅,“因为我会保护你,帮你复仇。”

    天,我有说过吗,他这样子真好看,他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小英雄。wade如是想。




【贱虫】Mercenary's Bodyguard (2)

    “wade先生?”

    犹豫着按响了门铃,即使再三确定了地址,peter站着台阶上不安地踱着步。

    门很快被打开了。面前高大的男人松松垮垮地披着一件白色浴袍,露出大片破损的皮肤,居高临下地打量着peter。而peter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男人手上抱着的彩·虹·小·马?

    曾经的紧张荡然无存,蜘蛛侠晃晃脑袋,将脑中的“一万种与雇佣兵先生搭讪的方式”丢进回收站,只怯怯地喊了一声。

    “哦,你是…你是来应聘哥的保镖的吗?上帝啊,你成年了没有,神盾局居然会雇佣童工……”wade双手环抱在胸前道。

    peter听到任务的代号,知道自己没有找错人,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于是他忽略了wade大段的吐槽,只坚持道:“我当然成年了,我今年刚好十九岁,而且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帮助你解决……这件事。”

    “OK,baby boy.”wade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侧开身示意peter进来。这时男孩才注意到wade的腰带上别着一个手铐,随着他转身的动作叮叮作响。

    wade注意到男孩疑惑的目光,挑了挑(不存在的)眉毛道:“嘿哥本来以为会看到一个两撇小胡子,秃了半边头的中年男人,哥不想浪费时间,原本打算一开门就打晕他关在阁楼上的……谁知道……”

    他耸了耸肩:“第一次出任务吧,小复仇者。只要你别拖哥的后腿,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哥保证不对你下手。”wade顿了一顿,“这话是不是有什么歧义,算了,反正都一样。”

    “……所以,wade先生,我们要从哪里开始?我是说关于寻找那个医生,目前看来,除了他的名字和职业,我们一无所知。”peter望着wade不停开合的嘴,只觉得他想象中不苟言笑的形象在慢慢崩塌。

    “哥有自己的途径。”wade在一间房间门口站定,示意peter看向墙上,“瞧见没,哥搞到了他同事的名单,虽然不知道这只老鼠躲在哪个水沟里快活,一个个找过去,总能摸到他的落脚处。”

    peter定睛注视着墙上五花八门的照片,有的歪歪的用图钉钉在墙上,有的被涂上了奇怪的颜色,最中间的一张男人的脸上被画上了一个大大的彩色的王冠。

    “wade先生,Ajax是否对你正在计划的复仇行动一无所知,甚至不清楚你还活着?”peter间短分析了一下目前的形势,偏过头看向wade。

    “Noooooo—”wade并没有回答peter的问题,“去掉那个'先生',从来、从来没有人这么叫我,baby boy.”

    peter露出了进入这间压抑的房子的第一个微笑:“当然可以。Peter Parker,我的名字,不是baby boy。”

    “好吧,peter。”wade迅速地改了口,“他的确不知道。”

    “所以你不能就这么拿着枪明晃晃地冲过去,”peter一字一句地说,“一些适当的伪装会让事情变得更容易。”

    “比如,哥可以伪装成一个sexy girl,假装是被这个狗杂种抛弃的泼妇,于是他们会开口的更快?”wade倚着门框嘲讽道。

    “……我的意思是……”peter抿了抿嘴唇,似是在犹豫着,“也许你听说过spideman吗?你完全可以…咳…做一套紧身衣之类的,别让人一眼就知道你是wade wilson。”

    “奇妙的想法。”wade走进房间里,将手中的彩虹小马顺手扔到床上,“sweet heart,哥开始怀疑你身体里是不是住了个中年大叔了。”

    “Peter Parker。”年轻的蜘蛛侠再一次的重复了一遍他的名字,“我们需要请个裁缝来吗?”

    “不,哥自己做。”wade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贱虫】Mercenary's Bodyguard (1)

1.王牌保镖au,没错就是RR今年上的那一部,雇佣兵贱x保镖(荷兰)虫

2.设定是19岁的小虫,高中毕业的暑假

3.有私设,如果有ooc和bug请不要大意的敲打我🔨



  嘿,peter,接下来的的话可能会让你很激动,不过请认真听,好吗?

  是的,我和cap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觉得给你派出你作为正式复仇者的第一个官方独立任务。

......你还在听吗?


  事实上,每天的这个时候,peter都在进行惯常的夜训。灯火通明的夜色纽约不乏尖叫,欢呼这些令人快乐的玩意儿,有时也有哀嚎和痛苦堪堪地躲在黑暗之中。年轻的蜘蛛侠此时正打算用蛛丝缚住一个意欲骚扰女孩儿的小混混,听到传讯的他手一抖,蛛丝便糊了那可怜的男人一脸。他一边用口型说着sorry,一边干脆利落地将男人的手系在消防栓上。他手腕微微一甩,身型轻盈地闪到了一座已然沉睡的大厦背面。

  “Mr.Stark,哦,我在听,您接着说,我只是太激动了。”peter在制服后露出微笑。

  “具体的内容我已经让Jarvis发到你的电脑上了,说真的,你真应该换个电脑。我现在可以告诉你这是一个护送任务。哦,我已经能想象到你失望的表情了,不是每天都有拯救世界的任务,尤其对于你来说,这个任务绝对适合你。明天上午你可以来总部拿点你需要的东西,下午出发。提前说句晚安,虽然对你来说可能是个不眠之夜,纽约的好邻居。”带着特有的Stark式调笑,通讯器散发出的光芒终究也黯淡下来。

  熟练地翻进窗户,peter注意到电脑任务栏下方的小红点——那代表一封未读邮件,他傻傻地笑了一下。
  

  再次坐到桌前时,他一边用毛巾擦拭着头发上滴下来的水珠,一边歪歪地戴上耳机,peter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打开了邮件。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男人的证件照,那是一个很年轻,也很英俊的军官,凌厉的眼神似要穿透屏幕。然而,划过的下一张图,上帝啊,peter差点惊呼出声,坑坑洼洼的伤疤遍布着面前这个男人的脸,他的头微微低着,仿佛在逃避着什么。

  随着照片的消失,耳机里传来机械的女声。实话说,peter有点怀念Jarvis了,如果此时他在的话,一定会用优美的声线给他砰砰直跳的心打上一针安定剂。peter定了定心神,开始认真聆听不带感情的女声中所传达出的巨大信息。


  “Wade Wilson,曾服役于美国军队,两年后退役,最后可以追踪到的信息截止于退役后。其余的信息怀疑被人为销毁。

  有迹象表明,目的未知的组织曾试图实行人体实验以求得后天获得超能力,但是这个组织在基地爆炸后销声匿迹。

  四日前,wade先生主动找到stark先生,声称自己是实验的目击者且受害者,要求获得权限来调查,但他拒绝政府势力参与,并要求免疫政府的干扰,于是,steve先生向stark先生推荐了您作为合作者,您的任务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给予wade先生保护,并协助调查,阻止他做出过于出格的事情。代号:保镖行动。完毕。”

  peter还没从受到的冲击中回复过来,手却习惯地删除邮件并清除痕迹。

  他微微将腰靠在椅子上,手不安的敲打着桌子。这将是个棘手的任务,蜘蛛侠如是想。